生者為无

[盾冬]Break My Heart

史蒂夫最后一次见巴基是在一个安静的下午。那时太阳并不热烈,它暖洋洋地拥抱着所有人,并且透过干净的玻璃窗,在咖啡馆的木质地板上留下依恋的眼泪。随着几个人的来往,扬起的粉尘在阳光下格外显眼,像宇宙中飘荡的尘埃。史蒂夫格外记得阳光洒在巴基的头发上,那是棕色和金色的交融。

“好温暖。”史蒂夫想。

之后,史蒂夫就再也没有见过巴基了。他听说巴基去了英国、他听说巴基在英国攻读研究生、他听说巴基在英国过得不是非常顺心……一切都是他千方百计的道听途说。史蒂夫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么亲密的他们会变成这样。但是史蒂夫从不会放弃过去到现在一直持续的爱。

今天是阴天。史蒂夫决定要去英国找巴基。

史蒂夫第一次见到巴基时,也是一个阴天。那时史蒂夫年幼又疾病缠身,也没有什么朋友。史蒂夫喜欢躲开人群,自己一个人随便找个角落涂涂画画。巴基就这样突然闯进来了。

巴基喜欢会画画的人,因为巴基他自己不会画画。巴基还喜欢一切具有艺术气息和浪漫氛围的事物,他会问史蒂夫:“你知道梵高的《星空》吗?”史蒂夫回答他说他不知道,并且不明白巴基为什么要表现得一定要知道梵高。

巴基说:“我喜欢啊,你也要喜欢。因为你会画画,而画画很浪漫,很厉害。”

史蒂夫不懂巴基是什么意思。但是史蒂夫没有想到直到他最后一次见到巴基时,他还是没有搞懂巴基的意思。

史蒂夫有一次搞懂的机会,他到达英国,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找到巴基所在的学校。在这过程中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巴基要这么突然地和他切断一切联系呢。史蒂夫可以肯定:对待巴基的自己是从来没有被意料到的自己。既然还有爱的温度,选择离开又有什么理由啊?

史蒂夫突然想到在高中时的日子。那时他还将画画作为兴趣,偶尔会在学校内一个风景较好的角落继续画几笔。巴基打完球后总是会在这里找史蒂夫。但是巴基总是静悄悄地到来,从来不吵闹到史蒂夫。他坐在史蒂夫的左手边,侧过身子来看史蒂夫认真作画的神情。巴基觉得他真的好喜欢看史蒂夫啊。所以巴基情不自禁地一点点接近史蒂夫,偷偷闻他身上被染上的混杂着一点天空颜色的青草味。巴基想:这个和自己身上的汗臭味不一样。

史蒂夫回过神来,忍不住给巴基发了一条短信:“我想去你的校园里画画。”史蒂夫不确定巴基会不会收到,虽然巴基没有把史蒂夫的号码拉黑,但是史蒂夫突然没有了巴基会看他短信的自信。

今天的太阳已经沉睡了。史蒂夫依旧到达巴基的学校。他像高中时那样找到了一个适宜的小角落,但是他没有立马拿出画笔。史蒂夫突然觉得有点无力,于是他抬头看到了一群闪耀的星星。他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涌流将繁星缠绕在了自己心中。好像巴基悄悄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但是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史蒂夫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他总是不自觉地盯着巴基看,他甚至可以数清楚巴基脸颊上若隐若现的雀斑,就像数星星一样。

一颗、两颗、三颗……但是这些雀斑在巴基上大学后就渐渐消失了。史蒂夫觉得自己失去了一点小乐趣,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他想要拥抱巴基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史蒂夫一度怀疑自己患上了皮肤饥渴症,因为他是那样地希望与巴基牵手、拥抱、亲吻,抚摸他脸上曾经星星存在的地方。但是巴基太闪耀了,他不像是暗淡夜空中的星星,更像是一轮明月。对史蒂夫来说,月亮过于显眼了,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史蒂夫……”是巴基的声音。

“……”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巴基没有问史蒂夫为什么要来找他,史蒂夫也没有问巴基是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他们像高中那样并肩坐在一起,但这时两个人却在同样地仰望着星空。巴基觉得这场面有点奇怪,因为史蒂夫从不会做这种事情。史蒂夫一向认为时间要花费得有意义,像这样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风景对史蒂夫来说无疑是浪费时间。

以前巴基格外重视史蒂夫的想法,史蒂夫想把时间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巴基就只是静静地呆在一边看他。那时候巴基觉得只是这样就很满足了,还有什么值得去追求的?

“巴基……你问过我知不知道梵高的《星空》。”

巴基一下子被史蒂夫拉回了现实,但是巴基不明白史蒂夫为什么问这个,所以他只是答道:“啊……我问过吗?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挺像那时候我会问的问题。我那个时候可喜欢这副画了。”

“我当时觉得你很奇怪。”

“没事,我也觉得我很奇怪。”

史蒂夫没有再说话,似乎在思考该怎么接下去。巴基也没有再应声了,两个人之间再一次陷入沉默。月亮的光辉温柔地披在两个人身上,远处闹市的灯光闪烁着,周围十分安静,甚至听到了草地内微小生物的笑声。

巴基看着史蒂夫,这是他喜爱了很久很久的灵魂。但是巴基不想再继续喜爱了。

“史蒂夫,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巴基说完,正想起身离开。

史蒂夫像是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似的握住了巴基的手,史蒂夫轻声说:“不要走好吗?我突然想到了,我喜欢《星空》。”

巴基有点生气,他觉得自己不想听一个来自过去的答案。他想甩开史蒂夫的手,但是史蒂夫又说:“巴基,你就是我的星空。”

“我不是,我不是什么你的星空。”巴基回答道,“我好想离开。”

“为什么?”

“如果我是星空,那你是太阳。我想要浪漫安静的爱,但是你是耀眼的,是不属于我一个人的。你对我的爱,只是因为我恰好陪伴了你的黑暗。”

“……”

“史蒂夫,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陪你从小学玩到大学,还总是用爱慕的眼光望着你,你也会爱上他的。史蒂夫,我不想因为你只是因为这样就说爱我。”

“你认为我对你的爱只是一种心理暗示吗?”

“是的。所以我选择离开你,让你摆脱这种心理暗示。只要你爱上了其他人,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巴基,我大概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爱上你了。”

阴天总是让人感到沉闷,史蒂夫也不例外。他喜欢远离吵闹的人群,独自一人消化心中的烦恼,也常常将烦恼宣泄在纸上。那时他的画也算不上是画,大多只是杂乱的线条。偏偏巴基觉得很好看,把史蒂夫夸成优秀的前卫艺术家,还总是缠着史蒂夫画画。史蒂夫其实不觉得巴基很烦,在那个阴沉沉的午后,巴基是突然出现的一小撮阳光。从此,史蒂夫正式把画画当做兴趣,线条也变得好看起来。

史蒂夫想做很多事情,他总是觉得时间不够。但是在巴基身边,他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巴基总是很慢才到达自己身边看自己画画、总是很慢才会靠过来偷偷闻气味、总是很慢才会用带着青草颜色的眼眸温柔地看他。史蒂夫喜欢和巴基呆在一起,更喜欢巴基本人,但是突然间巴基就不见了。

“我意识到了,我不会再只会享受你的爱意了。”史蒂夫看着巴基的眼睛。

“巴基,如果让我爱上别人,干脆彻底让我心碎吧。”

巴基不知道如何回应,他觉得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喷涌而出。空气和月光都在喧嚣着同一个答案。

“史蒂夫,我是无可置疑地爱你的。我好像不愿再等候一个证明了。”巴基也看着史蒂夫,他突然觉得这一片蓝色太过于迷人了,所以他无可奈何地答道:“史蒂夫,如果你以后不爱我了,我甘愿心碎。”

“巴基,我爱你。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说过?”

“我也爱你。我确定你从来没有说过。”

“我愿意以后都只对你说。”




原创小故事)魔法重要吗?

诺尔菲特受去世的祖父所托,来到了离城市近三千米远的无名小镇。自己骑的蒸汽汽车在乡间安静的小道上留下了蒸汽机运作的声音与轮胎轧过的痕迹。拿着从祖父那里寄来的信件,诺尔菲特与同行的好友奥赛里一路打听着别墅的具体地址。所幸村民们性情淳朴,热情招待。

但是…“啊、说起来,那两个小伙子打听的住宅,自主人去世后不就相传过灵异事件吗?”
“但是没有人验证过吧。”

黎明前,两人总算到达了目的地。眼前的宅子是不出诺尔菲特所料的破旧。墙体潮湿生苔,墙角处也有一堆脱落的灰,显然是许久无人打理的情况。

“诺尔,你的祖父去世应该不出两个月吧。这幢老宅不至于破落成这个样子吧。”

“嗯…我的祖父喜爱清净,所以宅子也宁愿选在这种在小镇里都算偏远的地方。侍女也是没有几位。祖父他大概平时就不太在意这种问题吧。”诺尔菲特一边在解释道,一边在自己的挎包里寻找大门的钥匙。

“有了!啊…”手里拿着的钥匙明显不属于这扇门的锁孔,诺尔菲特嘟囔着“拿错了吗…”

诺尔菲特埋下头继续寻找,奥赛里却注意到年久失修的大门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嗯?”奥赛里不由得上前轻轻一推。

“啊!奥赛!”

随着天色渐晚,门后面也没有一丝光线。诺尔菲特持着打火机,随奥赛里一同进去了。打火机微弱的光亮所能照射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灰尘遍布,书籍也散落一地。奥赛里注意到地面上的书籍虽然像是遭遇抢劫被拍落在地,却十分完好。这个完好是指,每一本书都没有被掀开散落,这就保证了每一本书内页都不会皱起。而且这里气候潮湿温热,外墙尚且掉落了一地的灰,这里的书却看起来十分干燥。诺尔菲特也注意到了这点,而且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书甚至没有落上一点灰尘。

“《丹特丽安的初级魔法教学》…?诺尔…”

“…祖父他是魔法的狂热追随者,应该这么说吗。”当年正是为了逃避家族责任埋学于魔法,才会搬到这里来吧。如果不是书籍(财富)无人继承,可能自己也不会在这里的吧。

“啊!”奥赛里突然喊道。

诺尔菲特猛然回神,发现奥赛里面前敞开的房门里透出阵阵的绿色荧光。

年轻的声音从那里面传来:“…你们是谁?”诺尔菲特与奥赛里两人没有言语。

话音落下不久,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那团绿色荧光之中。那个人走进微弱的金黄色光环绕之中,但是巨大的帽檐投下了遮挡住这位男子一半脸的阴影。四周出离寂静。

诺尔菲特突然回想起祖父寄来的那封信的内容,那都是一些颠颠狂狂的句子,什么“魔法”“新的马第卡世界”。除了请求诺尔菲特前来继承老宅外没有其他句子能被清楚明白意思。因此有一句夹在疯人乱语中的话也被诺尔菲特忽视了:“我找到了世上真正伟大的魔术师,他叫谢里希。”本以为是魔法痴祖父信口开河,但现在的诺尔菲特却莫名地十分愿意去相信这样的话…

“你们两个,谁是他找来的、我的继承者?”

•设定!

这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各国在和平的表象下暴力相处。远离世界大陆的马第卡在几百年来都盛传着魔法的传说,却因为现代科技的发展面临着传说消散的危难。魔法师真的存在吗?如果真的存在,请拯救相信着你的人们吧!

诺尔菲特的祖父:狂热于魔法,四处收集魔法书和翻阅有关魔法与魔法师的记载。为此耗费了一生精力与积蓄。

谢里希:据说是现今唯一一位魔法师,与诺尔菲特祖父的相遇是一场偶然,却被他留在宅子里受他所托教学魔法。

诺尔菲特:很有魔法天赋的少年,被谢里希发现后答应了“我没有教完你祖父的,现在都教给你吧?”的请求从而正式修炼魔法。

奥赛里:诺尔菲特的好友,本身不善于魔法。被谢里希判断为更适合作为一名剑客。

是偶然发现这样一位嗓音非常独特的女歌手的,总之是像中毒一样沉迷了起来。

我感觉非常糟糕…

#KleptoCats 这是我毛呼呼的新朋友。 Sakura #Android www.kleptocats.com/share

忙碌充实的一周。

聽到前奏就很喜歡。

留声机:

一部电影 一首配乐 | 这首歌来自德雷克·多雷穆斯执导爱情影片《爱疯了》。影片由安东·尤金、菲丽希缇·琼斯、詹妮弗·劳伦斯联袂主演

周末歌单:

LOFTER周末歌单Vol.1-一些旋律,给自己一个慵懒午后

抑郁症的发作每次都是由很多很细小的事情导致的。这时的感受就像横睡在两座挨得极近的山崖之间,同时所处的海拔极高。我不会向下望,尽管很想“放松”;也会向上看,心里没有波澜。